清之月

这里一只蠢新,杂食党,找到什么发什么系列。近期应该是主发圣斗士or黑塔利亚相关,难产+文笔差。感谢各位老爷的点赞什么的!(。ò ∀ ó。)

有你的夜晚6

先发冥三的吧,ooc警告。

用事实证明我没咕


米诺斯x你


你走在大街上,无意间走到了一处咖啡厅旁边,你想起了在那里认识的他,你那个时候刚刚尝试人偶师这个职业,因为第一次来,还很是紧张,他站到你旁边看着,修长的手指上有着薄茧,是一位人偶师的前辈呢,在你以为他会批评你的时候,他就拿起另外一个人偶在旁边跟你说着一些细节,这就是你们的相遇。


后来,他只是说了有公事得离开,然后就再也没有见到过他了,你内心很失落,看着那熟悉的地方,你想着以前的点点滴滴,这时候,不知道谁从你身后蒙住了你的眼睛,手指处的簿茧已经告诉了你对方的身份,你笑着把手放到了他的手上。


拉达曼提斯x你


你在整理着图书,看到一些法律相关的图书最后借书人的姓名与日期之后,你叹了口气,他已经好长时间没有来这里了,明明才新添了基本法律相关的书籍呢,你看着给他留的大书柜,想着一会要怎么打扫,


这时候熟悉的声音传来,在你想着是不是幻觉时,就看到了他,他像往常一样看着书架上的书,你望着他,笑了起来。


艾亚哥斯x你


你气喘吁吁的站到了山顶,那是你之前就想要爬的山,但因为时间和其它原因搁置了这么多,你看了下时间,快日出了呢,你看着手中的阔尔喀弯刀沉默了,那个是他送给你的,你专心看向东方。


这时,一个人站在了你旁边,“我来完成约定了。”你欣喜的望向他,第一缕阳光投射到他身上,有了一种不真实感。


【味音痴】海盗先生被抱走啦

新手海盗英x反劫米

梗自梦铃千羽
ooc警告

一天,亚瑟站在甲板上,看到有一只小船来了后指挥队员将船开过去,他很相信自己的能力,然后让船员等着,独自跳到了那小船上说到,“打/劫!”

“嘿!那你劫/财还是劫/色呢?”对方在说话的时候头上的呆毛还一抖一抖的,眼睛亮闪闪的看着亚瑟。

“恩……?啊?”亚瑟一下子没反应过来这个人的思路,有些懵。

“快说快说!”没想到对方却更加精神的问要劫什么。

“财的话,看你也没有,劫/色/嘛……算了你走去吧。”亚瑟说完就转身要回船上。

没想到对方直接抱住了他的腰道,“什么?!你居然看不起本hero!要打就好好的打,这是什么嘛!”

“干什么?放开!我可不好这口!”

“我不管!打劫就好好的打劫才对!你这种算什么海盗!”

亚瑟想把对方的手拉开,无奈对方的力气很大,根本没办法挣开。

“好!把你的钱和身/体都交/出来!”

“打劫啦!耍/流-氓啦~”

“……你!”

亚瑟转头就看见那放大的脸,和那亮闪闪的眼睛,脸一下子有些红。

“恩?”

“算了,你回去吧!我不差你一个!”

“说了打劫就要好好的打/劫,你这种不合格!不合格!知道吗?”

“把你的钱交出来!”

“本hero没有钱哦~”

“把…把你的身体交过来!”

“遵命,我的海盗先生~”

说完,那人就吻住了亚瑟,改为一手搂住亚瑟的腰一手放在了亚瑟的后脑处扶着。

“唔!”亚瑟在挣扎中忘了这里是在小船上,不小心带着对方掉到了海里,在掉下去那一瞬间他双手环住了对方的脖子死死拉住。

对方看着他眯眼笑了笑,然后把他托到小船边上,“原来海盗先生不会游泳?”

“没,没有!我只是不想你沉下去而已!”

“嗯嗯!海盗先生对我真好~”

“……”亚瑟选择沉默,他不想再跟这个人纠缠了,他现在只想赶快离开。

“你们快拉我上去啊!”亚瑟看着他那些趴在船边已经懵了的船员们喊到。

“放心,我会带你们船长回去的!”对方说完就拉着亚瑟向小镇那里游去。

【APH/红色组】花非花〔下〕

#ooc加辣鸡文笔预警


看着病房里脸躺着的自己,王耀才知道,是啊,手术并不成功。因为伤及肺叶,加上错过了最佳治疗时间,现在只是暂时没有生命危险。


“哈哈 难怪那笨蛋要我赶快回来呢。”王耀轻笑,不知道为什么,他一直觉得有什么东西正在从自己身上流失。


王耀看到了在病房里看着自己的父母憔悴了许多,还有平常很是闹腾的堂弟堂妹,现在安安静静的站在了父母旁边,小小的肩膀耸动着,在哭。原本粉嫩可爱的小脸蛋因为哭泣的原因皱皱的,王耀看着他们,心仿佛被谁揪住了一样,他很想去抱住父母,告诉他们“我回来了。”也想给堂弟堂妹擦干眼泪,调侃一下他们现在丑丑的脸蛋。


但他发现,他没办法做到,他的手穿过了父母的身体,他说话,对方没有任何反应,。王耀苦笑,为什么没办法回到自己的身体?还要他看见亲人们在为他伤心,这是另一种折磨吗?


王耀旁边多了一个人,不!准确说应该是灵魂,但对方的身体比自己还要透明许多,王耀快要脱口而出对方的名字时,一直没办法说出来,只有说出了一个“y……”王耀很疑惑,对方的名字是什么?明明那么熟悉。王耀努力回忆着以前的事情,但想了许多后的唯一总结就是,没有与这个人的记忆这个人。


那人把王耀抱了起来道“小耀!”,这让王耀一时呆了,要是平常别人这样,在还没有碰到自己的时候已经被踢出去了,为什么这人……还让王耀觉得安心想靠在那人怀里?自己一定是魔怔了,但看到对方紫色的眸里充满了悲伤与不舍让王耀不忍心,让伸到半路的手改为了环住对方,王耀反应过来后手定住了,‘这里有地洞的话一定钻下去,太丢人了!’王耀的内心只有这一个想法。


对方把王耀的灵体放回病床上的身体里时说了句,“我爱你,小耀。”随即吻了王耀,灵魂和身体再次接触的晕眩感让王耀没来得及去问对方就晕了过去,在最后他只看到了那人的笑容,和缓缓消失的身体。他想要伸手去抓,但是身体太过沉重,怎么也抬不起手。就这样在他迷糊中那个人消失了。


回到身体的王耀只觉得身上很痛,特别是肺部那一块,他努力想睁眼或者是动一下,王耀不知道这个想法成功了没有,但他因为太累了又失去了意识。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王耀醒过来了,身上的痛感告诉他这是真实的世界,王耀看着天花板思索,自己好像忘了什么很重要的人或事,心里空落落的。


在医生的治疗下,王耀已经可以出院了,虽然因为母亲的担忧,是在自己身体已经快完全恢复后才离开。只要离开那,王耀也就满足了。


回到家时,他在柜子上看到了一张照片,上面除了他以外还有另外一个人,两个人的动作很亲密,可王耀可以肯定自己不认识那个人,和陌生人做那么亲密的动作是完全不可能发生的事情,“母亲,您知道这个人是谁吗?”


“恩?这是小伊万啊,阿耀你不记得他了?”


“恩……”


好不容易绕过了话题,王耀回到了卧室。


王耀还注意到床上的枕头和部分生活物品是双份的,但他明明一直都是独自居住啊,他打电话给自己的好友弗朗西斯,得出的结果让他非常的惊讶。


“什么什么?王耀你不记得了?要我给你讲讲嘛,这里有很多资料哦,你什么时……”


对方还没有说完,王耀选择挂了电话,不然不知道对方会在说出什么惊人且无用的话。


但过了一会,王耀收到了几张图片,那些图片内容都是他和伊万,内容已经不是亲密可以形容的了,王耀打电话给了弗朗西斯,但对方一直无人接听,王耀觉得自己心里有什么东西不在了的感觉更深刻,。


“那人……我真的认识?”


王耀现在很迷茫,他印象里的确是没有这个人的,可很多事实告诉他,不仅认识,关系还非常的亲密。


王耀看着那些图片,心中更像是被谁揪住缓缓握紧了一样,闷闷的。


第二天,王耀早早的起来,发现温度仍然挺低的,就从衣柜里拿了一块围巾围着,明明是出着太阳,为什么还那么冷呢。


他今天想出去看一下之前计划去的那里,听弗朗西斯说,那里的风景很美,平常弗朗西斯可能会有些不正经,但和美丽相关的事物,他是绝对不会乱说的。


王耀去到那里后,大片的向日葵花海,田园风格的建筑,王耀觉得,那里好像少了一个人,少了伊万。


想到那个人,王耀不禁皱眉,为什么会想到那个人,明明这里和那个人一点关系也没有,但心里还是不时出现伊万笑着站在花海里,那笑容,很好看,或者是穿着夏装在湖边悠哉哉的发呆,还有其它许多的事情,甚至,零星的让人脸红的画面,王耀深吸一口气,再次看了下这里的风景后就离开了。


王耀不知不觉就走到了一处墓园,等他反应过来怎么回事的时候,他已经站在了一个墓碑前,照片上那大男孩都笑容很阳光,没人能想到他会离开的那么早。王耀沉默的把向日葵放到墓碑前,这是他来时去到花店里买的,他小心的吻了一下围巾,笑到,“你看,我戴着是不是比你帅气多了。”


不知道为什么,王耀的唇角是上扬的,眼里却已有着泪光,他看到的世界已经开始模糊,在这模糊的世界里,王耀似乎看到伊万回来了,他笑着走过去,碰到的却只是一个虚影。


王耀不知道他是怎么回去的,明明他真的不记得这个人了,为什么……


第二天,王耀跟组里请了假,制作组这边也同意了,王耀想到,要是平常,请假肯定是困难的,但这次经历了这事,制作组那边也不敢冒险让王耀再长时间在公共场合了,这也让王耀乐得清净,他翻开了自己的画册,看到的是许多伊万的画像,王耀只觉得自己似乎又要继续请假了。


王耀在电脑前看着视频,这些大多数都是他在制作组里的花絮,不知道是谁录下来的,角度进行着各种变化,但中心都是王耀,看着这些视频,王耀内心很是复杂。


他在家里找到了一部画集和照片集,画集是自己空闲时画好收起来的,但这照片集……?厚厚的照片集都是写的很优美的俄文字体,里面的相片都是王耀,有着许多的生活照或者是工作时的照片,王耀把相片集小心的放回了书柜后躺倒在床上,一手搭自己的脸上,他全身都颤抖,口中想说什么,又说不出。


第二天,王耀早早的去了那个墓园,在那里,王耀笑着望着伊万说了句,“你真是个大笨蛋。”


王耀想起来了,在伊万离开他后,选的摄影师们一直都不让制作组满意,许多计划也一拖再拖,只能临时选出几分发出,但效果不如以前的那些,在那段时间内,王耀的堂弟堂妹们又是依然让王耀不省心,特别是小菊,在父母闹着要离婚,闹到一大家子都没安宁的时候进行了自闭模式,好不容易出门后还和王耀大闹了一场,王耀气的不行,抬起的手硬是没扇下去,索性出去外面冷静一下。


那天晚上下着雨,王耀开车去了郊外的一座山上,那里是阿尔推荐的地方,说那里人少,环境也好,心情不好的时候可以去那里放松。


王耀慢慢加着速,之前听别人说飙车可以缓解心情只是一笑而过,没想到自己现在用这个方法效果还不错,车速越来越快,外面的景物迅速略过,突然什么东西落了下来,王耀眼前一黑,便没了意识。


       ----------------我是分割线-|ω・)----------------

露熊和某一恶魔做了交易让耀耀回来,但代价是露熊自己和耀耀对他的所有记忆,后面耀耀因为各种原因想起来了,算个小bug吧。


耀耀在结尾的回忆那里是遇到了泥石流,后接上文w


最后那个超甜的番外已经在码啦,具体发出时间待定,嘻嘻。


这个是发在b站的,因为后期在专栏那里改过忘记复制了就只能靠截图了orz

老照片

清晨和煦的阳光从那茂密的竹林里溜到了草地上,透过竹子间的阳光在地上印出了一个个小点,刚醒不久的滚滚在这影子里晒太阳,时不时抱起一根竹枝啃,让人看了都会为它的娇憨之态忍俊不禁。

晨练回来的王耀看见这情景不禁扑过去抱住滚滚蹭了蹭“滚滚你真的太可爱了阿鲁~”然后和滚滚一起躺在地上看着那蔚蓝的天空,从缝隙中洒下的光影在他身上添出了一层朦胧,。

“天气这么好,真是个打扫卫生的好日子呢!”滚滚看着王耀,似懂非懂的歪了下头,王耀便当滚滚也赞同,“那我们来打扫卫生吧!”说罢,他便起身去了房子里,把一些书籍搬出来晒一下阳光,在把其中一堆书放到柜子上的时候,忽然一阵强风吹来,把在最上面的几本书给吹了下来,王耀赶忙把这些书捡起来轻轻拂了下书本,“幸好没有被吹散阿鲁。”

这些是他整理装订的信件等一些不多的纸张,有些信件明明年岁也久了,确不见什么污损。看着这些署名不同的信件,王耀再度想起了以前的时光,不禁笑了起来,这时,一张照片从书中滑落,王耀把那照片拿起来,照片是上个世纪的黑白照,上面的背景是一大片向日葵花田,上面除了王耀以外还有另一个人,两人闲适的漫步在花田中,那些未完全长成的向日葵刚刚到王耀的腰部,在风的吹拂下略微有些倾斜,但不管怎么倾斜,都是面向了太阳,就像当时的人们一样,充满着无限的生机与希望。

王耀还记得,当时的自己在散步时还拿着本学习资料,可让那小笨熊“委屈”了好一会,最后是气鼓鼓的把王耀的文件收走,表示现在是休息时间,不要想与休息无关的事情,但回忆终究是过去式,真真该珍惜的是现在,“这些都是有一些年代的东西了呢,不知道现在可以买多少钱阿鲁。”但王耀仍然笑着将那照片小心放回去,只有他知道,这些记忆都是珍贵的,哪份都不会丢失。

有你的夜晚5

更个老年组的,超级短小系列
严重ooc注意
原稿不小心被删了我的锅
这次时间轴为昂咩称为教皇不久后

史昂x你

你坐在通往公馆的那条小路上想着他什么时候会回来,刚回来的他看到后可是着实被你吓到了,用念力将你换了个安全的地方,你撇撇嘴,念力是这么用的嘛?

“那里很危险,不是玩的地方。”他看着你皱了皱眉。

“知道啦知道啦,明明还小,怎么就这么啰嗦呢。”你笑着走过去搂住他吻了下。看到他红了的耳根后你没忍住笑了出来,“今天晚上要吃什么呢?”

“你。”没等你说话,他就将你抱起向公馆走去。

童虎x你

你在房前看着那在打坐的他,在瀑布的轰鸣声中他居然还可以很安然的坐着,而且很少会下来,想到这些你就会很想上去把他拖下来,但还是忍住了。

将已经红了的辣椒三个三个的编到一起后你将那一串辣椒扛去挂在墙上。

弄完这些之后你突然想试试在那里打坐那么久是什么样的,便去到他在的那块石头上跟他一起打坐,一段时间过去,你只觉得耳朵在抗议,头也晕乎乎的,“啊,真是的,你是怎么做到一直在这的啊。”刚撑起身的你眼前有些黑,快要倒下的时候你想抓一些什么来稳定住身体。

他过来抱住了你,将头埋在你颈间蹭了蹭,些许胡茬让你有些痒,“哈哈哈,因为这个是我的职责,而且知道你不是在周围吗。”

有你的夜晚4

我冒一下证明我没咕咕XD
依旧ooc
更短小了,我要尝试一下新形式【瘫】

沙加x你

你将加热后的羊奶倒入雪董中,准备做酥油,这是刚好从旁边路过的他将工具拿过,不一会就将奶汁油水分离了,你蹲在旁边疑惑的看着他。

“怎么突然就过来弄这个啦。”明明他平常都不弄这些的说,难不成是得到了哪位好心神明的指示?

“想多一些时间出来。”他看着你这边,你觉得心里好像被什么拨动了一下,有些痒痒的。

米罗x你

你和他在一处沙滩上进行着跑步比赛,这是你和他的第一次比试,你很期待结果。在朋友喊了“开始”后,你们向目的地冲去。

一阵大风吹过来,你没注意让沙进了眼睛,他赶快跑过来你这边,帮你把沙弄走。

“为什么回来了,你明明都快赢了。”

“因为……你被沙子袭击了,所以我来救你。”

在暂时模糊的你眼中他周身有着光晕,恩,肯定是角度问题,你是不会承认被他撩到了的,绝对。

最近的沙雕日常

操场休息ing,和千羽很严肃的讨论了下去国外玩的话要去哪,日/本vs希/腊。
我:要不先去希腊吧,希腊那里超美的!
千羽:不行先去日/本。
我:那里有神庙!风景!海!
千羽:日/本还可以泡温泉,景物也不差啊。
我:希/腊!
千羽:日/本!
      ………………【重复分割线】
千羽:要不我们猜拳决定吧。
我:好(✪▽✪)
  然后石头vs石头,剪刀vs布。千羽赢了
千羽:哈哈,所以说先去日/本吧。

然后,最近也有讨论过实习是车or房。千羽那边还有个先让父母学车or买房。然后两个人讨论了很久很久……最后确定,住处稳定才是最好的!员工宿舍什么的还是算了吧!

提前弄个满粉计划

满50倍数的粉后这儿就弄正片/文/沙雕视频做福利吧。不过这么咸鱼下去达到50粉都是个问题呢_(:з」∠)_

不过,加油!!相信慢慢的会达到这个目标的!

别人的都是百or千。咸鱼的挣扎

这是之前和关系说的用文字写出她的某一幅画,现在完成啦!配图是 @微光 的。私设如山且为七九向【划重点 】在加上幼儿园文笔,介意的老爷们请勿点哦。然后这儿是身病志坚的码出来的,如果有乱的地方还请指正,比心心♡

现代学院设,一个峰是一个社团,峰主是社团老师,大弟子为社团负责人,掌门是社联老师 。社团名称以各峰特点确定。如穹顶峰为社团联合会,岳清源为负责老师。

初春的天气依然凛冽,并没有比寒冬暖和多少。社团活动结束后沈清秋站在门口搓着手,一边暗骂着岳清源一边准备进去找 个地方等着他出来,没想到中途遇到了刚刚从崇武社出来的柳清歌,两人站在原地看着对方,和柳清歌的怒视相比,沈清秋以扇半掩脸投过去的轻蔑也毫无让步,在这么僵持下,柳清歌忽然看着前面的做了个标准的辑,“大师兄。”

“嗯,清歌师弟还不回去吗?”

不用去看也知道他的表情是什么,沈清秋不禁捏紧了拳。

“哼。”沈清秋收起扇子头也不会的离开了这。

“清歌师弟,改日社团活动再见。”身后的岳清源知道这是他的小九是有不高兴了,也迅速跟了上去。

“小九,今天这么冷你还这么就站在那,快把这个围上,冷到了就不好了。”说罢,他把身 上的围巾拿下给沈清秋系了上去。

“所以说还是我的不对?”沈清秋不耐烦的把他的手挥开。想把围巾拿下来。

“是我的问题,下次一定出来早一些,不会在让你等这么长时间了好不好?快系上,现在很很冷。”岳清源依旧坚持把那围巾给他系上去。

沈清秋看了他一眼,不说话的向外面的车站走去,但默默的拉了下系上来的围巾。

“小九?”

沈清秋依旧没有理他,岳七只好跟着他过去。“小九,车库在那边。”

“我知道。”沈清秋快布走着,猛然想到了什么似的停了下来,转身对着岳清源不满到,“说了多少次了,不准这么叫我。”

这一停差点让他后边的岳清源撞上去,“好,我不这么叫你了,你清秋师弟你要去哪?”

“麻辣烫。”

“恩?”岳清源听后一下子没反应过来,看着对面的沈清秋。歪了下头,这画面让沈清秋耳根不禁一热。

“吃麻辣烫。”

“啊?哦。那我先去订好?”

“不用。”

……

就这么去到了车站,因为天气原因,那里的人并不多,沈清秋看了下时间后索性开始玩起了手机,玩着玩着他就旁边靠了过去,因为他清楚旁边的岳清源是不会让他摔到的,果然,对方发现后往这跨了一部,正好可以让沈清秋舒服的靠着。

那一天晚上,我们的岳清源大大获得了傲娇师弟的奖励一份////